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唱一首台北的歌 —— 创作歌手陈绮贞 × 饶舌歌手蛋堡(台北画刊110年9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1-09-06

3.5万

唱一首台北的歌 ——创作歌手陈绮贞 × 饶舌歌手蛋堡陪伴每个世代成长的歌曲,描写一代人的情感,也描写众人的生活记忆。从流行歌曲中,我们听到的不仅是音乐的流动,也听见一地的文化与生活。藉由陈绮贞和蛋堡两位创作歌手的对谈,带读者了解歌词背後的创作思维,并从中体会当下的城市脉动! 

写在歌词里的共同记忆
点播一首歌,有如打开脑海中的记忆胶卷。在台北出生成长的陈绮贞,至今还记得八〇年代由医生作家陈克华填词的〈台北的天空〉,当中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 「台北的天空,有我年轻的笑容,还有我们休息和共享的角落」,她说:「那时候年纪还很小,对於歌词的内容充满了想像。原来我住的城市可以是大家休息和共享的角落,而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的确会因一首歌的描写而改变。」

台南长大的蛋堡,成长过程中经常造访台北,因而当他听到罗百吉1994 年发行的歌曲〈人在走我在走〉时,总能勾起童年时期对台北的回忆,他说:「里面有句歌词写到『在交通黑暗期的台北谁都不让谁』,记得小时候外婆家位於延吉街和市民大道那一带,附近有座复旦桥,很容易塞车,只要听到这首歌,我就很有感觉。」

听到蛋堡提起复旦桥,陈绮贞马上想起自己就读的敦化国小校歌中,有一段歌词也提及这座桥,这个已消失的旧时建物,不但意外地透过歌曲留存在大家的记忆中,由此延伸的回忆,也引发两人的共鸣,她笑着说: 「还记得台北市在盖捷运时所经历的那段交通黑暗期,整条复兴南北路都被围起来。那时我每天骑车到政大上课,塞在这段路的期间,身边都是车子排放的废气,实在太难熬, 为了让塞车时间有些消遣,常在安全帽里哼歌创作,也算促成了一些作品。」

喜欢摄影的陈绮贞,拍下了某日台北的天际线,对她来说,这座天空之下的一切,就是她丰沛的创作灵感来源。(图/陈绮贞)喜欢摄影的陈绮贞,拍下了某日台北的天际线,对她来说,这座天空之下的一切,就是她丰沛的创作灵感来源。(图/陈绮贞)

来自城市生活的丰沛灵感
成长过程所聆听的歌曲,与生命记忆紧密交织,而对擅长创作的两人,词曲也成为他们寄情的载体。受〈台北的天空〉影响的陈绮贞,也透过写下〈台北某个地方〉,表达自己对於台北的感情。她说:「我坐在便利商店的露台喝咖啡,看着路边来来去去的学生和上班族,突然有一种『这就是我们共同休息的角落』的强烈情感油然而生,觉得应该要为自己如此爱恋、生活其中的城市写一首歌,让它留在我的生命中。」
 
陈绮贞,创作歌手,曾创作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台北某个地方〉是献给台北的深情佳作之一。(摄影/陈冠凯)陈绮贞,创作歌手,曾创作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台北某个地方〉是献给台北的深情佳作之一。
 
蛋堡,本名杜振熙,获第32 届金曲奖最佳华语男歌手奖和最佳华语专辑奖,曾推出〈台北嘻哈故事〉。(摄影/陈冠凯)蛋堡,本名杜振熙,获第32届金曲奖最佳华语男歌手奖和最佳华语专辑奖,曾推出〈台北嘻哈故事〉。

於是,她在歌词中写道:「你最爱的角落, 便利商店的霓虹,高楼大厦挡住守护我的星座,当爱写成了小说,开始就决定结果,多年以後见到你将擦身而过。」她笑着解释, 这首歌看似献给往日恋人的情歌,但诉情的对象其实是台北这座城市。有感於大家生活在这匆忙的城市,难免因各种原因只能擦身而过,她希望把这种惆怅转化成大家都能懂的情歌,让大家从中有所感受。

目前定居台北的蛋堡,亦自生活中汲取许多创作灵感。「台北生活便利、现代且能包容多元价值,却也因为生活节奏很快,产生一种疏离感,但这无所谓好坏,这种疏离感反而让我想要创作。」他认为,在这样的状态下,自己能以旁观者的角度,记录所经历的事物。

他的创作单曲〈台北嘻哈故事〉便记录了他在2006 至2008 年间初上台北的生活。他在歌词里写到:「……热腾腾的心血,不用多作介绍,歌才上传就冲排行,旧雨新知都来尝,究竟谁才狂,但当他走出08 年的茶餐厅, 负担依旧有点重,他不免担心,那是那些年的痛,大家都没吃饱……」当时他居住在淡水,常骑车到台北,有时只为买张刺激灵感的唱片,有时则找间饮品店写歌到深夜,他说:「对我来说,台北是个追梦的地方,唱片公司集中在这里,身为音乐人都会想来试看看,那时对台北有很多想像和憧憬,不觉得辛苦,这首歌记录的就是这样的心情。」

蛋堡过去常和饶舌朋友们约在忠孝东路後巷的茶街聊天写歌,这里藏有许多旧时的创作回忆。(摄影/ Kuroshio)蛋堡过去常和饶舌朋友们约在忠孝东路後巷的茶街聊天写歌,这里藏有许多旧时的创作回忆。(摄影/ Kuroshio)

词曲中无所不在的台北
陈绮贞与蛋堡两人的创作灵感多来自於生活,台北孵育了他们绝大部分的作品,就算是不以台北为主题的歌曲,也都藏着台北的元素。蛋堡说:「不管住在哪里,那个地方的人、食物、气候、天空、街景、节奏都会影响你,而我在台北生活的感受早已内化在心中。」例如他的创作歌曲〈遇见〉写的是在台北街头闲晃时的心情;〈梅雨季〉则是以台北和雨的连结为灵感。

陈绮贞对此也表认同,她透露〈九份的咖啡店〉乍看歌名以为是以九份为背景,描写的却是台北市的忠孝东路,她说:「我刚开始写歌的那一阵子,我会从学校骑着摩托车到忠孝东路和唱片公司开会,当时还不够有自信的我,很担心被否定,有回和唱片公司开完会後,就在回程的路上哭了,我透过这首歌传达的其实是这座城市带给我的压力。」

每一首歌都藏着特定时期的创作心情,隔了一段时日再度聆听,这些歌曲都成了一部时光机,让他们重返创作当时的情境。面对日前突如其来的居家防疫期,两人也特有感触,相继以创作记录自己的心情。「那是一个史上最长的暑假,度过路上无人无车的午夜,庞大的压力就在空中盘旋」,蛋堡的〈无尽之夏〉记录了这个大家都只能待在家里的夏天,「女儿从5 月起就没去学校,大家都说这是史上最长的暑假,我想把这样的感受记录下来,在外来的某个时间点,听到这首歌的人,就可以回到这个夏天的感觉。」

陈绮贞认为,一首歌的内容若能反映人们共有的记忆或情感,无论过了多久,都有能感动人的力量。「我把大家在疫情中共同展现的情感,埋在〈夏天〉这首歌里。」她透过歌词记录了这个特别的时分,也传递了另一种希望,她感性地说道:「这段期间很多人原有的计画必须暂时搁置,『等不到雨水微风和温柔的满月』,我们无法控制老天要不要下雨,那是等不到的东西,你真正在意的人事物,才是你的夏天,只要它在,夏天就存在。」

时序中的夏天会过去,但歌曲隽永,心情也会随之留驻,多年後当我们再回放这些歌曲,必然都能从其中埋藏的情感与记忆,再次感受自己与这座城市密不可分的关系。


文ー林佳蕙
摄影ー陈冠凯、Kuroshio
图ー陈绮贞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