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聆听我们的80年代 乐团贝斯手玛莎×策展人王耀邦(台北画刊112年1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3-01-11

2300


聆听我们的80年代 乐团贝斯手玛莎×策展人王耀邦(摄影/Anew Chen)
台北流行音乐中心正展出的「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让人再度回到1980年代——那个台湾流行音乐发展的关键时期,当时张雨生、陈昇、伍佰等歌手的出现,对华语歌坛产生相当深远的影响。透过乐团「五月天」贝斯手玛莎和策展人王耀邦以「张雨生」为回忆起点,畅谈198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给予自身和当今流行乐界的影响,看见过往时代之於今日的重要意义。

华语歌坛的黄金年代

今日的华语歌坛呈现百花齐放的荣景,然而这一切并非一蹴可几,透过不同世代的开疆辟地,台湾的音乐风格版图才得以逐渐扩大。而在这样的发展历程中,被誉为华语歌坛黄金年代的1980年代,至今仍引人持续回溯,并从中汲取经岁月淬砺而来的灵感。

玛莎指出,当年许多流行音乐的作词、作曲家,在1970年代经过美军俱乐部或夜总会乐团的经验洗礼,吸收了不少西洋流行音乐的精髓,所有的创作能量在1980年代的自由气息中,一次迸发。「那时刚解严,整个环境充满自由与变动的氛围,大家都好像想去尝试些什麽,其中滚石与飞碟唱片是业界投下重金培育歌手的二大厂牌。在电视只有无线三台的年代,资源丰沛且集中,相较於今日,歌手才华更有机会被看见,例如李寿全、李宗盛、罗大佑或吴楚楚,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

卡带随身听不仅形塑了许多人的音乐回忆,也是198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重要的推手。(图/台北流行音乐中心)卡带随身听不仅形塑了许多人的音乐回忆,也是198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重要的推手。(图/台北流行音乐中心)

玛莎还记得当年台北市有许多实体唱片行,无论是公馆的宇宙城、玫瑰唱片,或是位於西门町的交叉线、佳佳唱片,都是他和同学们挖宝的好地方,「我觉得唱片行跟图书馆一样,是个会让人感受到前人智慧蓄积的地方,在满坑满谷的唱片中,让人讶异不知有多少人花了多少心血投入其中,这当中充满故事,你会因爲眼见所及的实体重量感而深受感动,至今我还是很喜欢逛唱片行。」
对於当年的唱片行荣景也留下深刻印象的王耀邦,则对当时通行的卡带随身听存有特别情感。老式机器无法如今日串流App,透过按键就能选曲,虽迫使乐迷得依顺序聆听,但在这样的限制条件下,也让创作者企画专辑时更加顾及起承转合。「卡带随身听是1980年代台湾流行音乐很重要的推手,透过耳机线的牵引让我们能够暂时与世隔绝,拥有一个聆听音乐的小宇宙。当时还是青少年的我们,在音乐里会去找寻一些自己觉得酷的事物,以证明自己的存在。那样的酷不是来自校方的教育,取自流行乐的世界观,正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着我们。」在记忆延长线这端,王耀邦如是说。

玛莎,五月天乐团贝斯手,曾自言张雨生的音乐深刻影响他的音乐创作,人生中买的第一卷录音带即为张雨生的《天天想你》。(摄影/Anew Chen)玛莎,五月天乐团贝斯手,曾自言张雨生的音乐深刻影响他的音乐创作,人生中买的第一卷录音带即为张雨生的《天天想你》。(摄影/Anew Chen)

王耀邦,格式设计展策总监,长年关注台湾设计、建筑、品牌与艺术文化相关策展,「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策展人。(摄影/Anew Chen)王耀邦,格式设计展策总监,长年关注台湾设计、建筑、品牌与艺术文化相关策展,「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策展人。(摄影/Anew Chen)

人人都想成为张雨生

在1980年代积极向上的时代气氛中,出自於这个时代的关键人物如张雨生,不仅仅是音乐工作者,也成为一个自由时代的重要符码,对今日的乐坛仍影响至深。玛莎犹记得国小五年级时第一次购入的音乐录音带,即是飞碟唱片在1998年为张雨生发行的《天天想你》,他说:「第一次在黑松沙士的电视广告中听到他唱〈我的未来不是梦〉,或是在军校招生广告里的〈和天一样高〉,不但旋律好听,歌词也很正面,对当时还是国小生的我来说,很容易理解。那时候知道他还是政大学生,觉得他真的是模范。」


对於张雨生的认同感,虽然没有直接地让玛莎就此立志走向音乐之路,却也间接地让他和许多人打开另一扇窗,觉得一个好学生除了拥有出色的成绩,也可以同时培养其他兴趣。「这就是偶像的魅力,成人在当中找共鸣,青少年则找寻投射的对象,当我们希望成为某个人,就会开始模仿对方,同时思考他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对人生观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策画「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的王耀邦表示,在张雨生逝世25周年後推出这样的展览,不只是单纯地召唤记忆,而是希望大家能再从他的身上得到启发。王耀邦指出,张雨生曾写过一首〈魔幻台北〉,歌词带有新意,旋律也十分特别,「他在成为果陀剧场的音乐总监前,就已经把这种百老汇的风格带进流行音乐里,当时他对音乐的探索超越时代风潮,尝试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作品,这样的态度影响了许多音乐人,让大家更勇於追寻不同的音乐。」他举例,张雨生1997年过世前制作的最後一张专辑《口是心非》中的歌曲,既有创作力且易於传唱。与此同时,他还制作了张惠妹的《Bad Boy》,并为果陀剧场《吻我吧!娜娜》一剧创作歌曲,前者是台湾唱片史上销售量最高的专辑,後者则打开了台湾音乐剧的新局面,至今看来,这些作品仍具划时代的指标意义。

城市出现聆听老唱片风潮

即便告别1980年代,这个时代所培育的音乐工作者仍带着当年乐坛所养成的创作信念,持续产出新作。然而在时代演变下,实体专辑的销售量不比以往,唱片行也因此式微,王耀邦认为虽然今日可即时上传网路的发表形式,也许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社会脉动和歌手创作之间的关系,但他也不讳言细微的分众化趋势,可能让一首歌无法产生太大的影响力,更考验着创作者对於社会觉察的敏感度,他说:「前年蛋堡以《家常音乐》拿到金曲奖最佳华语专辑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是一张宅录的专辑,音质没有那麽完美,却很有渲染力。这反应歌手出片不一定得依靠品牌或很好的录音设备,『让大众有感』变成最重要的事,有感觉才会流行。」

玛莎则提醒,今日大家难免受到网路大数据的操控,如果大家被动地接受演算法所喂养的音乐,反而很可能受到局限,「过去在唱片行走逛,也许还有机会接触到各种类型的创作,如果只在网路世界消极地被动接受资讯,我们会失去那好不容易得到的选择权和主控权,我们需要时刻提醒自己,要有意识地探寻已知之外的世界。」

王耀邦认为近年聆听卡带或黑胶唱片的复古潮,多少反映了大家对於过往聆听经验的怀想之情,以此为主题在台北各处所开设的咖啡厅,让大家有机会重拾1980年代聆听与找寻音乐作品的经验,「录音带、黑胶、播放器材都跟过往的聆听经验有很大的关联,因为设备的限制,大家得静下来听音乐,而静心聆听真的是现代人必须具备的素养与技能。今日我们获得的资讯太多,若不特别留意,很多事情就会变成无意义的背景,而当我们对周遭的事情无感时,生活会变得很麻木。」

玛莎和王耀邦都认为,回顾1980年代并非只是为了怀旧,当年的音乐作品和聆听方式,仍持续影响着今日的创作者和乐迷,如果你愿意在遨游新世代音乐的同时,重拾时代音符、静心聆听,或许可以从中找到不同的启发。

「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带大家重回1980年代,了解张雨生於华语音乐史上的重要地位。(图/台北流行音乐中心)「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带大家重回1980年代,了解张雨生於华语音乐史上的重要地位。(图/台北流行音乐中心)

「想你到月球——张雨生特展」
📆即日起至2月28 日(二)10:00-18:00(周一、除夕及初一休馆)
📍台北流行音乐中心(台北市忠孝东路七段99号)
☎️02-2788-6620


文ー林佳蕙.摄影ーAnew Chen.图ー台北流行音乐中心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