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台北画刊105年5月第580期— [公民总主笔] 劳动力与生产力的未来课题 拨开高教迷雾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6-05-19

2186

A1227216.jpg
▲少子化时代已加速到来,教育将立刻面临学校没有学生的窘况。(杨文财摄)

台湾社会的危机总是悄悄的来到。12年国教争议不休,少子化不是名词,是真实的没有学生─高教和国教孰轻孰重?吵成一团。在新旧政府交接的人事新闻里,高教和国教资源分配不均,教育部长该是高教还是国教?
 
两派对立争吵,教育部长人事拖到最後一波在4月20日谜底揭晓,跌破眼镜的大黑马─台中市副市长潘文忠担任教育部长,原先传出的台大副校长陈良基则是教育部政务次长。就结果论是国教胜出高教,打破过去教育部长是大学校长或中研院院士的框架。
 
潘文忠的资历是国小老师、督学、台北县教育局长、文化局长和国教司长,一般认为辈分不高,社会认识不多。蔡英文和林全颠覆过往,将教育的重点从大学移转到小学和中学,由下而上地全面修正,除了12年国教乱象,最迫切的原因是教育将立刻面临学校没有学生的窘况─今年105学年度入学的小一新生是生肖属虎的6岁小孩,仅仅17.6万人;与相差一轮同样属虎18岁的孩子,今年考学测进大学约24万人,两者之间整整差距6.4万人。

争百大?着眼少子化为关键
这是一个「你的过去不是我的过去」的时代,旧思维、旧模式、旧经验都无法全盘复制的新局势。过去只注重高教1年1千亿争百大策略,因而呈现「高教迷雾」,将在资源排挤下忽略幼教和国教;加上一个更残酷的事实真相─少子化加速到来,未来12年的小学生一路到大学的人数将遽降,资源将全面统整配置,一个世代10年的缺口。
 
今年小一生的骤减是不能视而不见的红灯警讯,应该要深谋远虑,重新未雨绸缪地关注整体劳动力和生产力的减少,当然连带要观照国家经济的严峻情势。
 
逢虎必少的人口统计,宣告今年暑假过後105学年度入学的小一新生、6年後111学年度的国一、114学年度的高一到117学年度的大学生都将波段式地出现前所未见的「虎年忧虑」,要有优质化教育的改善,让师生比率与课程手作化进行调整,另应有短、中、长期的危机处理。这问题即使过2年,107学年度属龙新生弹跳到21.6万人,但之後又将逐年持续下降到20万人以下。

并大学?整合中幼教为首要
教育部面对少子化问题,一直空有人口统计数字却拿不出有效对策。今天忙着强制进行清华大学和新竹教育大学整并,眼光也需刻不容缓地看到幼教国教,对於各县市政府全面进行中小学资源整并,将师生比及空间活化利用。

从全国教师工会联合会的研究统计发现,台湾104学年度的小学生占80学年度的小学生之52.9%,估计少了108万人;而同期中学生则占80学年度的63.6%,学生短少43万人。
 
城乡差距造成「你的现在,并不是我的现在」,阶级流动成为幻梦,如何在小孩越生越少、学生骤减的关键时段,把眼光从高教拉回中教甚至幼教,我们乐见总统当选人蔡英文选择潘文忠,用行动宣告要打破「高教迷雾」,将人力培育的资产再造的眼光从高教望向国教,全面检讨马英九主政的12年国教。
 
但是健全学区就读打破明星学校,需要沟通力和执行力;而教育政策朝向优质强化中小学,开放式手作学习,落实高中优质化和高中毕业可以先工作再升学,迈出建构技职分流的一大步,更需要翻转社会价值的观念革命,现在走出高教迷雾後,还有漫漫长路。

IMG_3050.jpg
程金兰
资深媒体人,前《中时晚报》记者,主跑市政、政治,曾任中国时报市政中心主任,目前担任FM93.1台北广播电台《公民总主笔》每周四主持人,邀请全体公民从教育议题激发多元思考观点。


文/程金兰
摄影/杨文财
图/程金兰提供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