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一個法國導演的西門町人生 尚若白(台北畫刊108年2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19-02-14

1913

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一位法國導演,在沒有任何補助、沒有太多預算的情況下,自己還下海當演員,以西門町為主要場景的半自傳式劇情片──《我的西門小故事》,2016年在台灣上映。
法國導演尚若白▲法國導演尚若白

為愛來台北 鍾情單車美食
在法國身兼影片剪輯與導演身分的尚若白,1995年夏天,在法國認識了一位台灣女孩,因此開始學中文,也閱讀中國文學,但因為從來沒到過亞洲國家,對於台灣,他的腦子裡全是保守傳統的東方刻板印象,隔年3月來台北才發現與想像中完全不同,高樓林立、摩托車數量驚人,是他對台北的第一印象。女孩帶他去吃西門町的「阿宗麵線」、南門市場的「金峰」滷肉飯和苦瓜排骨湯,尚若白一吃就愛上。他也在新生南路的「紫藤廬」古蹟茶館發現,原來茶葉沖泡展開之後這麼漂亮,因而愛上喝茶。之後,尚若白幾乎年年到訪台灣,進而想將自己所體驗到的美好,讓更多人知道,於是他決定開拍關於台灣的紀錄片,讓更多法國人認識真正的台灣。

在法國,尚若白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單車,回想2008年他第一次體驗在台北騎單車的感覺,他說:「帶著地圖騎單車探索台北,好爽啊!」因為每次拜訪一個城市,朋友可能會帶他坐捷運、公車或計程車,但他發現這樣的交通方式不太能夠了解一座城市,所以當時他心生一個想法,要以台北和巴黎的單車為主題拍攝一部紀錄片。

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尚若白拜訪了相關單位進行田野調查,那時候台北才剛規畫建置YouBike,雖然說是以巴黎的Vélib'為榜樣,但尚若白個人覺得,台北的YouBike比巴黎的Vélib'還輕、還要好騎。2009年,尚若白拍攝《巴黎台北單車萬歲》期間,在台北住了將近9個月,即將完成之際,認識了現在的老婆,隔年為了追隨愛人再度來到台北,而這一待,就是9年。

尚若白最新的電影以台灣的民間信仰作為題材。▲尚若白最新的電影已台灣的民間信仰作為題材

西門町上演 中年導演困境
2015年,尚若白的工作狀況實在慘澹,不想再拍紀錄片,也不想再被申請補助的冗長時程綁住,他想在沒有預算的情形下立即拍攝新作品,所以決定以自己的角度出發:一個中年外籍導演為了夢想不斷遭遇現實問題,生活捉襟見肘,與老婆感情不睦,因此和陌生人展開交流的故事題材。

他把這個想法分享給同領域的朋友,請大家提供意見,也許是影視大環境的不景氣,朋友剛好都無事在身,也樂意共同促成《我的西門小故事》。整個劇組只有5個人,器材只有一部數位單眼相機,主角就是尚若白,其他演員幾乎都是親朋好友的友情客串,沒有劇本,全部即興演出,兩個禮拜就拍攝完畢。

尚若白以他最熟悉的西門町作為《我的西門小故事》主場景。(圖/尚若白提供)▲尚若白以他最熟悉的西門町作為《我的西門小故事》主場景。(圖/尚若白提供)

選擇西門町為主要故事場景,一則是尚若白就住在紅樓附近,是生活了9年的熟悉區域;二則是西門町有很多電影院,入夜散場後的生活是鮮少被窺見的樣貌,電影中的尚若白就是因為與這些夜間的人們相遇,讓他決定繼續堅持走拍片這條路。

巷弄咖啡店 比巴黎還厲害
住在西門町9年,尚若白發現旅館變多了,以前常去買菜的貴陽街,矮房子都變成高樓,還有好喝的咖啡店也越來越多。尚若白憶起1996年夏天,他第二次來台北,上完中文課之後想找個地方坐下來複習,當時附近只有一間怡客咖啡可以選擇,而現在幾乎走到哪裡都有咖啡廳。

尚若白回法國後覺得巴黎的咖啡太難喝,才驚覺台北咖啡的厲害,像是西門町的「蜂大咖啡」、「南美咖啡」,店家都是自己烘焙咖啡豆,也提供多種口味選擇,他記得第一次去店裡點美式咖啡時被問到:要深焙還是淺焙?他聽不懂,老闆還熱情地為他上了一課。

尚若白特別推薦隆昌街小巷子裡的「心起町」,是萬華在地人開的咖啡店,店裡全是導演蔡明亮的電影海報,雖然店面空間不大,但設有藝文空間,《我的西門小故事》就曾經在那裡放映過。他和老婆也很喜歡成都路的「光咖啡」,用完餐後夫妻倆會往龍山寺的方向悠閒散步。
尚若白推薦「心起町」的藝文空間,他的電影也曾在這裡放映過。(圖/心起町提供)▲尚若白推薦「心起町」的藝文空間,他的電影也曾在這裡放映過。(圖/心起町提供)

熱愛台北的尚若白,持續拍攝新電影,也從台北的生活中汲取創作靈感,撰寫劇本送往法國國家電影中心參加評選,在未來將會有更多台北場景成為他鏡頭下拍攝的故事。

文/許凱森 攝影/楊子磊 圖/尚若白、心起町提供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