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台北電影新挑戰—雜誌主編張硯拓 × 影評人膝關節(台北畫刊110年6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1-06-08

1369

繁華的台北市是許多感人故事發生的舞台,而在近年轉以類型電影為拍攝主軸的趨勢下,影人如何看待城市與電影的關係?台北這座城市在當代的電影中,又能持續給予創作者什麼養分?透過專業影評人的對談,等疫情過後提供觀影者更多的思考。繁華的台北市是許多感人故事發生的舞台,而在近年轉以類型電影為拍攝主軸的趨勢下,影人如何看待城市與電影的關係?台北這座城市在當代的電影中,又能持續給予創作者什麼養分?無可取代的電影魅力

電影呈現了人生的各種時刻,但它的敘事方式卻讓生活看來更加迷人。從小就經常和家人進出電影院的影評雜誌《釀電影》主編張硯拓,由於深受大銀幕中的故事吸引,常在部落格寫下自己的觀影心得,從而由工程師轉職走向專業影評人之路,他說:「我們好像常透過電影學習人生與事件, 從電影裡我們看到愛情是怎麼回事,儘管那跟真實人生中會發生的有那麼些不同,但我們還是受其影響。」

目前於影城任職,同時也是專業影評人的膝關節,自大學進入電影公司實習後,便與這個產業結下不解之緣,對電影的獨特魅力亦深有體會。他指出電影與其他類型影視作品有極大的不同,例如影集雖與當下的社會有更即時的互動感,但事過境遷之後,卻少有引人一再討論的作品,電影則像是萃取過後的精釀,加上影片長度適中,不似影集常得花數十小時觀看,更容易完整回味,「電影比較能產生跨時代的交流性,我們常見電影發行十週年的修復版,有些影片也總是反覆出現在影展片單上,我們很難不在意、也很難忘記它。」

在我們的城說我們的故事

透過電影畫面所記錄的城市樣貌、科技型態、服飾風格,乃至次文化中的慣用語, 在隔了一段時間後審視,都可能和現下有所差異。因而,電影除了娛樂性質,也常被當成考察和分析時代環境和文化特色的重要文本。無論是八〇年代導演楊德昌所記錄的台灣中產階級生活和都會樣貌,或是千禧年之後,導演陳駿霖以台北市為背景所拍攝的浪漫愛情電影,那些透過影像保留、如今已不復存在的地景,看來都特別珍貴,而隨情節出現的場景,不但能讓熟悉當地的觀影者產生共鳴,透過故事的催化,也加強了大家對於同一個場域的記憶連結與共同情感。「例如在《下半場》這樣一部以台灣高中籃球比賽為主題的電影,一開場就有在新生高架橋下籃球場打球的畫面,因為滿喜歡那部電影,現在只要經過那邊,都會有肅然起敬的感覺。」張硯拓如是說。
電影《下半場》在新生高架橋下籃球場取景,喚起許多人的青春回憶。(圖/華納兄弟)電影《下半場》在新生高架橋下籃球場取景,喚起許多人的青春回憶。(圖/華納兄弟)

然而,膝關節也強調,並不是每一部電影都能帶動這樣的效應,「其實有很多電影都在台北取景,但為什麼大家卻沒有產生那麼大的認同感?因為街邊的取景很難與其他城市產生區隔,零碎的場景訊息,便難產生深刻的意義連結。」對此,他認為2010 年上映的《艋舺》則為成功案例。製作成本高達5,000 萬的《海角七號》上映後大紅,帶動了國片進一步發展,當時的製作無論在預算或規模上都開始有較大的配置,而以賀歲檔期為目標的《艋舺》,無論是美術場景或是情節設計,皆有可圈可點之處,「最重要的是, 電影本身的故事讓人有共鳴,大家也才因此想去這個地方看看。我在2003 至2009 年間住在萬華,明顯感受得出當地在電影上映前後產生的差異,電影的成功不只是亮眼的票房,也會帶動更多人對劇中場域的認同感。」

發展本地的特色風格

綜觀目前的國片走向可以發現,以恐怖、愛情和幫派為主題的類型電影,已成近期主流。就奠定台灣電影工業穩定發展的堅實基礎而言,兩人皆對這樣的走向表示樂觀。張硯拓認為,本地電影工業的技術和美術層面都已發展成熟,拍片者所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把故事說得更精彩,讓更多觀眾愛上國片, 電影人從類型開始進行各種實驗,即有助彼此相互切磋。除了幫派電影是延續著以往大家對動作片的偏好而持續發展,一向廣受歡迎的恐怖片因市場反應良好,也給了大家拍攝的動力,「因為民俗信仰不同,我們看美國的恐怖片總是覺得不比《紅衣小女孩》恐怖,當我們心底覺得好像真有這麼回事的靈異傳說,變成電影、具象化的時候,感染力一定比較大。」《紅衣小女孩》三部曲系列,以台灣的民間傳說為題,讓觀眾更有感。(圖/瀚草影視)《紅衣小女孩》三部曲系列,以台灣的民間傳說為題,讓觀眾更有感。

2010 年上映的《一頁台北》,留下了現已歇業的誠品書店敦南店故景。(圖/陳駿霖)2010 年上映的《一頁台北》,留下了現已歇業的誠品書店敦南店故景。(圖/陳駿霖)

膝關節對此表示認同,他指出儘管各國都會拍攝以愛情為主題的電影,但每個地區都各有特色,台灣自有別人學不來的小清新, 我們應識得自己的特長,由此發展出具有特色的電影。而他也指出台北幾小時內就可上山下海,提供各式各樣的場景選擇,無論對本地或國外特地前來取景的拍攝團隊而言, 都是得天獨厚的環境,他說:「這裡有都市場景,也有自然溫泉,除了大家常拍的台北101、西門町、大稻埕、東區街頭,北投也是很重要的取景點,《阿嬤的夢中情人》就在這裡取了不少景。除此之外,台北還有滿多自然景觀有待挖掘,透過故事的呈現,可以拍出更多新味道。」《阿嬤的夢中情人》在北投取景,講述懷有追星夢的女孩和失意導演之間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圖/瀚草影視)《阿嬤的夢中情人》在北投取景,講述懷有追星夢的女孩和失意導演之間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左、右圖/瀚草影視) 

除了未被發掘的場景,在這座城市裡也還有許多值得發展的生活題材,張硯拓說: 「我們很少看到描寫一般上班族生活的電影, 若有這樣的作品出現,劇情描寫也多半著重在上班很無聊或主管特別刁難的情節,雖然台灣現在已逐漸發展出像美國或日本的職人劇,但也僅限於少數行業,我們的影視產業似乎對白領產業的想像有些貧乏,上班賺錢不該是膚淺的題材,應該要拍出更深刻的面向,這應該就是以台北為題的電影挑戰。」

台灣電影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近年出現不少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而當大家期待下一波榮景時,肺炎疫情又讓拍攝團隊受到很大的影響。膝關節指出,不少製作都被迫停擺, 而已完成的作品也只能延後上映,或轉詢放映平台購入的可能性,他鼓勵大家除了在靜待疫情趨緩的這段時間居家看片,解封之後也別忘了走入影院支持創作,讓我們的電影可以承襲既有的成果,持續開出新的花朵。

※ 電影院目前因防疫暫停開放,請待疫情過後再前往。
張硯拓,《釀電影》主編,曾任香港電影節費比西獎、高雄電影節評審,著有電影散文集《剛剛好的時光》。(圖/張硯拓) 膝關節,本名李光爵,為知名影評人,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電影線記者,現為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長。(圖/膝關節)
張硯拓,《釀電影》主編,曾任香港電影節費比西獎、高雄電影節評審,著有電影散文集《剛剛好的時光》。(圖/張硯拓)  膝關節,本名李光爵,為知名影評人,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電影線記者,現為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長。(圖/膝關節) 
文ー林佳蕙.攝影ー林軒朗.圖ー華納兄弟、張硯拓、膝關節、陳駿霖、瀚草影視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