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不一樣的台北當代劇場(台北畫刊111年11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2-11-05

1368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助理教授,曾任多項文學獎舞台劇本獎評審,著有《波瓦軍械庫:預演革命的受壓迫者美學》、《臺灣當代劇場的評論與詮釋》、《當代華文戲劇漫談》等書。

台北當代劇場分布多在城西與城南,種類與功能多樣;如今的觀演關係與互動模式多元,常常超乎想像與期待;近年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與衝擊,但危機也是轉機。

親愛的,讓我們來聊聊「台北當代劇場」、「戲劇新風貌」吧!劇場,有「劇」,還得有「場」。其實台北的劇場表演場館大半都集中在城西與城南(此「城」非舊台北城,而是現今的台北市),這跟城西屬舊台北的「三市街」(台北城、大稻埕、艋舺)、城南屬文教區脫離不了關係,其實也象徵了台北當代戲劇的風貌,從商業娛樂、藝文休閒到文青品味,甚至是前衛另類,無所不包,各色紛呈。

國家戲劇院、國父紀念館、城市舞台、文山劇場、台北市中山堂、大稻埕戲苑、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算是傳統的鏡框式舞台,應該也是你比較熟悉的劇場形制,你似乎就像透過一個鏡框,看著鏡框裡連續活動著的畫。在這些場館所演出的戲,通常製作規模較大,其中大稻埕戲苑經常演出各種戲曲、曲藝節目,而文山劇場在近年則轉型、定位為以兒童戲劇為主的演出場館。

你如果以為看戲就像看電影一樣,大夥乖乖坐在座位上,從昏暗的觀眾席「窺探」舞台上的演出,那可能需要腦補一下了,因為現在有許多當代戲劇演出的形式、風格與樣貌,完全可以打破你的三觀。「乖乖坐著」這回事,早就被丟到一邊去,現在流行的是參與、互動、沉浸,「體驗」不少於「觀看」,有的還結合密室逃脫、解謎遊戲,甚至運用新媒體、新科技,將虛擬實境、擴增實境、線上、實體等,融入演出過程中,讓「看戲」絕對不只是「看戲」。

演出場域多樣化
近年演出場域的多樣化,大致可從「臺北藝穗節」及「飛人集社劇團」主辦的「超親密小戲節」找到端倪,這兩個「節」在團隊表演的空間、環境及動線上,不斷地打破慣性,並持續地開拓不同特性的表演空間與可能性,像是遊艇、公寓、商旅、山腰小廟「微遠虎山」、咖啡廳、藝廊、書店、髮廊等;尤其超親密小戲節,歷來主打「看戲、走路;走路、看戲」的口號,像是大地闖關遊戲般,觀眾分組在三個演出作品與表演場地間,走逛特定街區(每年都不太一樣,像是公館、仁愛圓環、東園、艋舺、民生社區等街區),感受城市巷弄間的空間肌理與文史風貌。

位於台北市近郊的「微遠虎山」,是個保留舊有宮廟建築特色所改造的展演場地。(圖為臺北藝穗節:藍眼淚樂團X陳姓男子《藍色的詩・城市的淚》演出)位於台北市近郊的「微遠虎山」,是個保留舊有宮廟建築特色所改造的展演場地。(圖為臺北藝穗節:藍眼淚樂團X陳姓男子《藍色的詩・城市的淚》演出)

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的《遙感城市》透過無線聲控,帶領觀眾進行城市漫遊,也成為城市裡被觀看的一場表演。(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的《遙感城市》透過無線聲控,帶領觀眾進行城市漫遊,也成為城市裡被觀看的一場表演。

過去幾年的「臺北藝術節」,也經常有演出「逸出」傳統的室內劇場空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7年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所帶來的《遙感城市》。在板南線的東段(約莫在後山埤站至國父紀念館站之間),透過每位觀眾都戴著並聽從耳機裡的語音指示,做出相應的行動,有時是各自駐足觀察特定的街景、事物細節,有時是集體做同一動作,這樣一群正在「體驗」演出的觀眾(事實上演員就是觀眾自身),竟成了台北特殊的街景,身為觀眾的我們,正在被街頭路人觀看著。我永遠記得,演出最後結束在華視大樓頂樓,且雨勢暫歇,西邊的紅色晚霞,從低沉厚重的烏雲縫隙中斜進,非常魔幻寫實的剎那,美到九霄雲外,也美到每位觀眾的心坎裡。

危機也是轉機
這兩、三年新冠肺炎疫情對劇場界既是衝擊,也是轉機。善用劇場、影像、視訊、實體演出,再加上虛擬實境、線上遊戲等,風貌簡直花樣百出,過去劇場一直秉持的現場性、立即性、當下性等如宗教般的信仰,統統被顛覆,全部可以打掉重練。不再是同時一地,而是可以非同步多地,你能夠同時跟成千上萬人,同時在世界各地、不同的3C裝置介面前,共同觀賞、參與一個演出;你可以邊看演出,邊即時留言,甚至可以進入演出或干擾演出。 

親愛的,當代劇場的這一切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要不,下回有空,我們一起去看戲吧,喔,不只是「看戲」,也非得「一起」,但,我希望你去,just do it。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助理教授于善祿文ー于善祿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助理教授,曾任多項文學獎舞台劇本獎評審,著有《波瓦軍械庫:預演革命的受壓迫者美學》、《臺灣當代劇場的評論與詮釋》、《當代華文戲劇漫談》等書。

圖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