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反身显影:多重镜像中的自我身影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4-04-08

更新日期:2024-04-09

533

反身顯影:多重鏡像中的自我身影
活动时间
周二至周日,10:00-18:00
电话
+886-2-89787040
活动地点
台湾台北市中正区忠孝西路一段70号

多重镜像中的自我身影
陈永贤

艺术家在镜像中的自我身影,是一种人物形象的身份符号投射,包括容貌、表情、外观姿态及身体特徵等视觉符号,承载着创作者个人意识和自身文化背景的多重语境。这些「镜中自我」(looking-glass self)图像的含义,都和自我的凝视(gaze)、自我意识的影像(image)和自我形象的想像(imaginary),有着紧密的情感联系。

如何理解镜像中的自我身影?从艺术家的表现手法来看,凝视自我并非僵固的看与被看,自我身影亦非只是物理性曝光後的潜像,而是趋近於解蔽状态下的图像记忆与视觉编码。如此,自我身影作为时代脉络传递的讯息,透过「多重镜像中的自我身影」展览,我们看到日治时期写真馆摄影家的自我形象、战後台湾摄影家自我身影、解严後台湾艺术家的自我影像,以及近年来当代艺术家们藉由新媒体科技媒介展现自我样貌的多元形式,呈现了丰沛的艺术能量。

在此脉络下,台湾的历史环境孕育了重要的影像发展历程,其中更涉及了自我影像在技术与观念上的递嬗与更迭,显得别具意义。於是,透过自我影像的再现意涵,在作品赋形的隐喻中产生理解与连结,重启自我觉察和社会探询的对话。不仅如此,藉由这些自我身影的显像结构,扣连於个人思想及社会现象所引发的问题意识与反身姿态,筑造了一种可视化的阅读轴线。因而,凝视自我与映照他者之间,保存着一个互文性的紧密扣连,提供不同思路来阐述自我生命经验、社会集体记忆,作为时代的见证。

在这个意义上,艺术家自我身影的显像意涵,就像映照自身的一面薄镜,流泻出自我认知的心理空间,以及社会处境的深层关系。从「凝视自我」的视角来看,自我图像与影像生产的相互碰撞下,激荡了艺术家更深刻体会的创作力,并折射当前现实维度及所处生态。也就是说,作品中铭刻自我身影,在凝视与认知之间产生自我主观意识,无论是一种期望的、异化的、想像的形象投放,最终透过影像介质的转换和影像再现的特质,赋予镜像自我更深层的存在价值。

另一方面,当代艺术家在凝视自我的移情作用下,从影像观念的内聚思考转向外部客体接榫,辗转投射於自我认同与自我反身性思考,并扩延於自我身体与环境场域的对应关系。他们复返於个人反思及自身文化的洞察回路,藉由身体行为和社会空间的对话形式,进一步把自我影像描写入当代身体文化现象的范畴。因此,从「反身显影」的面向来说,这些镜映关系的复合文本形式,已经把自我身影的固态锚点往外扩散,嵌接於时代脉动下表意系统,注入更多影像迻译的可能。

整体来看,本展「多重镜像中的自我身影」探讨镜像自我的表现形式与自我影像的转译思维,从艺术家身份印记出发,连结於自我、异己与他者之间的意识形态,叩问当代影像生产对象的主客体关系。更关键的是,艺术家自我身影之表徵阐述了图像寓意的多义性,也隐含着社会他者的反身性指涉。这些时代趋势下的自我影像,适时地与社会、文化、历史的脉络轨迹交织叠合,凸显一种自身存在的不可取代性,以及艺术视域的核心价值。

反身显影

作品中铭刻上自我身影,是一种自我意识的投放,作为个人情感和认知态度的锚点。显影後的镜像自我,扣连於背後的自身生活、自我信仰、自身价值,并将个人行动转化於社会结构和时代脉动等迻译形式,作为自我对话与社会他者的反身性思考。如纪登斯(Anthony Giddens)将「反身性」(Reflexivity)概念,嵌接於自我身体於社会系统的自反与反思。

艺术家在影像中投射了自我形貌,作为记录、建构和理念延伸的一种手法,让这些显像开启了镜像折射的第二张脸。至此,自我身影复返於个人反思及社会文化之洞察,包括:自我慾望与情感寄托、性别认同与自明状态、肉身扫瞄与图像寓意、家庭观念与人际关系、社会现实与劳力流动、身体行为与环境场域等议题,进而提供反身性的对话空间。

相关连结

相关照片

近期活动

更多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