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以参与式预算实践美好生活的想像 文史工作者陈奕峰×社运团体理事叶于莉(台北画刊111年11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2-11-05

2370

台北市自2015年开始推动「参与式预算」,邀请民众经由市政提案,直接参与部分公共预算支出的决定,让公共资源的分配能够更贴近民意。而参与式预算最终能够达成什麽效益?提案过程又该注意什麽?透过曾实际参与提案的文史工作者陈奕峰及「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理事叶于莉的对谈,一窥成功提案的小秘诀,也能由中感受参与式预算与民众生活间的重要连结。

用生活向城市提案
自小生活在发展快速、人口流动频繁的信义区,陈奕峰亲眼见证此地街廓的变化,「信义区作为现代化都市的指标,人潮来来往往,但信义区的文化是什麽?很少人真正爬梳她的发展脉络。」他说,人类文明的发展来自水源,信义路五段150巷里有一条溪,正如此承载着在地居民生活记忆的轨迹。

「有溪才有人,有人而有庙,进而发展出文化,这些如果消失了,这里的文化故事也会渐渐地被人遗忘。」为了在现代化都市的发展下保存信义区文化发展的根据,陈奕峰於2018年透过参与式预算提出「台北市新亮点最长巷之前世今生」一案,盘点出信义路五段150巷在历史发展中的重要地点,经由设立解说牌、告示牌及举办走读活动,让老居民、新居民、访客,都能看到现代感十足的信义区也有其历史厚度。

同样以自身的生活经验提案,叶于莉与孩子到公园玩时,发现天母运动公园的游具单一简易且年久失修,引发安全疑虑,「可能是身为妈妈的力量吧!促使我愿意为了孩子改变,进而对公共事务付出心力。」於2016年得知参与式预算能让市民由下而上地参与市政後,她决定付诸心力改变,将老旧的天母运动公园打造成今日所见的共融式游戏场「天母梦想亲子乐园」。

儿童游戏场是都市孩子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刺激成长的场域,而孩子是儿童游戏场最主要的使用者,因此在游戏场的设计上,得多面向地考量孩子的想法。叶于莉说,在提案讨论的过程中,她和夥伴藉由「儿童参与式工作坊」的方式让孩子发声,提出游戏场使用的建议与回馈,以此参与设计。「这同时也是一种赋能的经验累积,实践了儿童参与及表意权的公民养成历程。」叶于莉说,这次的参与式预算不仅改善了天母运动公园,也潜移默化地让孩子明白从生活中发现问题,培养孩子从小对公共事务的关注。

旧坡福德宫是信义路五段150巷里的重要地点,透过导览游程,可让大家感受此地魅力。(图/陈奕峰)旧坡福德宫是信义路五段150巷里的重要地点,透过导览游程,可让大家感受此地魅力。(图/陈奕峰)

成功提案的秘诀
由於陈奕峰与叶于莉皆为初次以参与式预算的方式参与市政,因此提案过程都是不断地摸索,「第一个门槛,是得在住民大会获得一半以上居民的支持。」陈奕峰说,最初的提案即是靠他自己的力量,在没有特别宣传的情况下,差一票未通过而失败。叶于莉也认为,提案时多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比较容易在住民大会上成案,「还有一个小秘诀是,在提案报告时多以例子、图片等具象化的方式呈现,这样住民及公部门才能直接了解提案的核心。」

通过住民大会後,接下来的挑战就是撰写提案计画书。陈奕峰说,市民会投身参与式预算的提案,起心动念只是想要为生活带来改变,因此对撰写提案计画书非常没概念。叶于莉建议,在撰写计画书时,得花精力多研究经费估算的方式,若是估算落差太大,会对後续与机关沟通造成不小的影响。

叶于莉,「天母梦想亲子乐园」提案人,一位致力於为孩子争取权益的妈妈,亦为「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理事。(摄影/蔡耀徵)叶于莉,「天母梦想亲子乐园」提案人,一位致力於为孩子争取权益的妈妈,亦为「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理事。

陈奕峰,「台北市新亮点最长巷之前世今生」提案人。成长於信义区,投身当地文化、历史推广的文史工作者。(摄影/蔡耀徵)陈奕峰,「台北市新亮点最长巷之前世今生」提案人。成长於信义区,投身当地文化、历史推广的文史工作者。

「天母梦想亲子乐园」设有多元、完善的共融式游乐设施,让小朋友可以在此安心、开心地游玩。(图/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天母梦想亲子乐园」设有多元、完善的共融式游乐设施,让小朋友可以在此安心、开心地游玩。(图/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

「一旦决定提案了,就要有投入的决心。」叶于莉提醒,因自己的提案自己最了解,每一场会议都一定要参与,否则很容易因此错过说明的机会,而让提案落空。陈奕峰则认为,参与式预算仍处於实验阶段,是公民参与市政的衔接过程,因此无论是提案的市民、执行的公部门,都应该花更多心力投入,从中建立公民参政的素养。

作为通往美好城市的捷径
城市美好生活,需要由市府、市民双向沟通而实践,以此设计真正符合市民需求的市政规画。「建立友善的城市,才能让生活更宜居,而『儿童友善』就是最基本的条件。」 叶于莉举例,欧洲高福利国家认为,为儿童进行设计即是为每个人设计。因此,她认为藉由这次天母运动公园改造提案的成功经验,能够将儿童游戏场作为美好城市的实验场域,进而将友善的意象扩散到台北各个角落。

陈奕峰则将参与式预算作为一种记录在地文化故事的方式,「参与的原因,正是因为从生活中看到问题,而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我的事,也是社区的事。」他认为,藉由爬梳文化故事,理解居住地的演变,从中思考城市演变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做什麽可以让生活更好,促发人们愿意「留在这里生活」。

市政长期都是由公部门由上而下地执行,参与式预算打破既定结构,邀请市民直接参与市政,陈奕峰与叶于莉皆认为,这开启了一条打造友善城市的途径,市民生活中的切身需求,可以透过公民审议及沟通协调凝聚共识,进而形成具体意见,纳入政府施政考量,让台北市成为愿意倾听市民声音的宜居城市。

叶于莉认为儿童游戏场是都市孩子生活的重要一环,设计应该考量孩子的需求。(图/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叶于莉认为儿童游戏场是都市孩子生活的重要一环,设计应该考量孩子的需求。(图/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


文ー翁佩恒
摄影ー蔡耀徵
图ー陈奕峰、台湾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