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以參與式預算實踐美好生活的想像 文史工作者陳奕峰×社運團體理事葉于莉(台北畫刊111年11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2-11-05

2256

台北市自2015年開始推動「參與式預算」,邀請民眾經由市政提案,直接參與部分公共預算支出的決定,讓公共資源的分配能夠更貼近民意。而參與式預算最終能夠達成什麼效益?提案過程又該注意什麼?透過曾實際參與提案的文史工作者陳奕峰及「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理事葉于莉的對談,一窺成功提案的小祕訣,也能由中感受參與式預算與民眾生活間的重要連結。

用生活向城市提案
自小生活在發展快速、人口流動頻繁的信義區,陳奕峰親眼見證此地街廓的變化,「信義區作為現代化都市的指標,人潮來來往往,但信義區的文化是什麼?很少人真正爬梳她的發展脈絡。」他說,人類文明的發展來自水源,信義路五段150巷裡有一條溪,正如此承載著在地居民生活記憶的軌跡。

「有溪才有人,有人而有廟,進而發展出文化,這些如果消失了,這裡的文化故事也會漸漸地被人遺忘。」為了在現代化都市的發展下保存信義區文化發展的根據,陳奕峰於2018年透過參與式預算提出「台北市新亮點最長巷之前世今生」一案,盤點出信義路五段150巷在歷史發展中的重要地點,經由設立解說牌、告示牌及舉辦走讀活動,讓老居民、新居民、訪客,都能看到現代感十足的信義區也有其歷史厚度。

同樣以自身的生活經驗提案,葉于莉與孩子到公園玩時,發現天母運動公園的遊具單一簡易且年久失修,引發安全疑慮,「可能是身為媽媽的力量吧!促使我願意為了孩子改變,進而對公共事務付出心力。」於2016年得知參與式預算能讓市民由下而上地參與市政後,她決定付諸心力改變,將老舊的天母運動公園打造成今日所見的共融式遊戲場「天母夢想親子樂園」。

兒童遊戲場是都市孩子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刺激成長的場域,而孩子是兒童遊戲場最主要的使用者,因此在遊戲場的設計上,得多面向地考量孩子的想法。葉于莉說,在提案討論的過程中,她和夥伴藉由「兒童參與式工作坊」的方式讓孩子發聲,提出遊戲場使用的建議與回饋,以此參與設計。「這同時也是一種賦能的經驗累積,實踐了兒童參與及表意權的公民養成歷程。」葉于莉說,這次的參與式預算不僅改善了天母運動公園,也潛移默化地讓孩子明白從生活中發現問題,培養孩子從小對公共事務的關注。

舊坡福德宮是信義路五段150巷裡的重要地點,透過導覽遊程,可讓大家感受此地魅力。(圖/陳奕峰)舊坡福德宮是信義路五段150巷裡的重要地點,透過導覽遊程,可讓大家感受此地魅力。(圖/陳奕峰)

成功提案的祕訣
由於陳奕峰與葉于莉皆為初次以參與式預算的方式參與市政,因此提案過程都是不斷地摸索,「第一個門檻,是得在住民大會獲得一半以上居民的支持。」陳奕峰說,最初的提案即是靠他自己的力量,在沒有特別宣傳的情況下,差一票未通過而失敗。葉于莉也認為,提案時多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比較容易在住民大會上成案,「還有一個小祕訣是,在提案報告時多以例子、圖片等具象化的方式呈現,這樣住民及公部門才能直接了解提案的核心。」

通過住民大會後,接下來的挑戰就是撰寫提案計畫書。陳奕峰說,市民會投身參與式預算的提案,起心動念只是想要為生活帶來改變,因此對撰寫提案計畫書非常沒概念。葉于莉建議,在撰寫計畫書時,得花精力多研究經費估算的方式,若是估算落差太大,會對後續與機關溝通造成不小的影響。

葉于莉,「天母夢想親子樂園」提案人,一位致力於為孩子爭取權益的媽媽,亦為「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理事。(攝影/蔡耀徵)葉于莉,「天母夢想親子樂園」提案人,一位致力於為孩子爭取權益的媽媽,亦為「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理事。

陳奕峰,「台北市新亮點最長巷之前世今生」提案人。成長於信義區,投身當地文化、歷史推廣的文史工作者。(攝影/蔡耀徵)陳奕峰,「台北市新亮點最長巷之前世今生」提案人。成長於信義區,投身當地文化、歷史推廣的文史工作者。

「天母夢想親子樂園」設有多元、完善的共融式遊樂設施,讓小朋友可以在此安心、開心地遊玩。(圖/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天母夢想親子樂園」設有多元、完善的共融式遊樂設施,讓小朋友可以在此安心、開心地遊玩。(圖/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

「一旦決定提案了,就要有投入的決心。」葉于莉提醒,因自己的提案自己最了解,每一場會議都一定要參與,否則很容易因此錯過說明的機會,而讓提案落空。陳奕峰則認為,參與式預算仍處於實驗階段,是公民參與市政的銜接過程,因此無論是提案的市民、執行的公部門,都應該花更多心力投入,從中建立公民參政的素養。

作為通往美好城市的捷徑
城市美好生活,需要由市府、市民雙向溝通而實踐,以此設計真正符合市民需求的市政規畫。「建立友善的城市,才能讓生活更宜居,而『兒童友善』就是最基本的條件。」 葉于莉舉例,歐洲高福利國家認為,為兒童進行設計即是為每個人設計。因此,她認為藉由這次天母運動公園改造提案的成功經驗,能夠將兒童遊戲場作為美好城市的實驗場域,進而將友善的意象擴散到台北各個角落。

陳奕峰則將參與式預算作為一種記錄在地文化故事的方式,「參與的原因,正是因為從生活中看到問題,而這個問題不僅僅是我的事,也是社區的事。」他認為,藉由爬梳文化故事,理解居住地的演變,從中思考城市演變與生活之間的關係,做什麼可以讓生活更好,促發人們願意「留在這裡生活」。

市政長期都是由公部門由上而下地執行,參與式預算打破既定結構,邀請市民直接參與市政,陳奕峰與葉于莉皆認為,這開啟了一條打造友善城市的途徑,市民生活中的切身需求,可以透過公民審議及溝通協調凝聚共識,進而形成具體意見,納入政府施政考量,讓台北市成為願意傾聽市民聲音的宜居城市。

葉于莉認為兒童遊戲場是都市孩子生活的重要一環,設計應該考量孩子的需求。(圖/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葉于莉認為兒童遊戲場是都市孩子生活的重要一環,設計應該考量孩子的需求。(圖/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


文ー翁珮恒
攝影ー蔡耀徵
圖ー陳奕峰、台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