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无所不在的自学大课堂 - 自学课程老师吴荣伟 × 自学生陈震宇 (台北画刊111年8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2-08-05

2466

近两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许多学生不到学校,改在家中以远距方式上课。但其实除了传统在学校上课,家里、图书馆或山林间也都是能让学生跳脱传统框架,探索自身兴趣,进行跨年龄、跨领域学习的场域。透过自学课程老师吴荣伟与自学生陈震宇的分享,看到在家教育的可能性,如何透过适切规画,在传统的学校教学之外,得到更适性的教育安排。

自学课程老师吴荣伟(摄影/张芝语)自学课程老师吴荣伟(摄影/张芝语)

陈震宇,为自学生交流平台「聚起来!Chu Chi Lai!」创立者。(摄影/Ray Chang)陈震宇,为自学生交流平台「聚起来!Chu Chi Lai!」创立者。(摄影/Ray Chang)

自学是种更有弹性的学习方式

就读小学期间,陈震宇的母亲就开始关注实验教育,并让他从国中开始,以自学方式完成国、高中学业。陈震宇解释道,在台湾自学可分成个人、团体和机构三种,个人自学顾名思义是以个人为单位安排学习内容;团体自学是由学生家长成立共同学习团体,由参与的家庭共同安排教育内容;机构自学则是「类学校」形式,由非营利法人设立机构,於固定场所实施实验教育,例如「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就是属於此类。

「自学与体制内的教育,都是学习的方式,我认为没有优劣之分,我後来选择自学,是因为它有相当大的弹性跟自由,能让我在过程中挖掘想发展的领域。」陈震宇回忆国中时期参与「赤皮仔自学团」的团体自学课程,上午是依照年级进行的国、英、数、自、社等课程,下午则是同学们在学期初讨论、投票选出的选修课程,可能是手作课、木工课或是练团等。「选修课程类型众多,帮助我在国中阶段去厘清、聚焦未来想发展的领域。」

自学教育鼓励孩子跨出传统教室,探索不一样的学习方式。(图/吴荣伟)自学教育鼓励孩子跨出传统教室,探索不一样的学习方式。(图/吴荣伟)

高中时期,陈震宇更加确定自己的兴趣与未来发展,於是选择申请个人自学。喜欢电影的他上了电影课,同时拍摄了一部作品。此外,想创业的念头,也让他安排经营管理与投资理财的课程,累积创业所需知识。「在自学生聚会中,常有人好奇什麽课程是必排的?我的回答都是『没有』,学习并没有这麽多限制,你所关心的课题都能成为课纲内容。」


而作为自学课程的开课老师,吴荣伟相当认同陈震宇对於自学的看法。「学习的道路是开放的,有别於国民义务教育中教导的典型思考,我便常常在课堂上挑战学生的价值观。」吴荣伟以法国有名的科普作家尚—亨利・法布尔为例,他的经典着作《昆虫记》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但如果只用文学角度来阅读就有些可惜了,他将大量对昆虫的观察与实验资料融入书中,所提及的科学知识一点都不含糊。在吴荣伟的课程中,阅读《昆虫记》既是上国文课,也是上自然课,不再是传统对於课程与知识的区分方式。

陈震宇,以自学方式完成国、高中学业,为自学生交流平台「聚起来!Chu Chi Lai!」创立者。(摄影/Ray Chang)陈震宇,以自学方式完成国、高中学业,为自学生交流平台「聚起来!Chu Chi Lai!」创立者。(摄影/Ray Chang)吴荣伟,在天母、士林地区担任在家自学共学团 体老师,开设「荣伟叔叔的哲学课」。(图/吴荣伟)吴荣伟,在天母、士林地区担任在家自学共学团 体老师,开设「荣伟叔叔的哲学课」。(图/吴荣伟)

家庭支持与自觉力是自学关键

接触自学多年,吴荣伟跟陈震宇先後提到,大家总爱比较自学与传统教育的优劣之处。吴荣伟观察到,常有许多人以传统教育的基准来评断自学成效,甚至自学生也会比较谁考上较好的大学,在这样的过程中,总会有学生开始对自学失去信心。


陈震宇在自学期间也曾感到迷惘,选择自学的确去除教育体制内的限制,不用遵循一样的课程表,使每个人可以适性发展,却也让他花了一些时间摸索自己的志向,甚至怀疑自学的成效。他认为,此时家长扮演了重要角色。「父母亲是否能理解孩子在学习环境中遇到的状况?对於孩子想发展的领域,能否给予建议或支持?父母亲的陪伴与引导,对於自学生来说,是很重要的助力。」除了家长,陈震宇也提及「同侪」的重要性,有同侪相处更能创造一起成长的动力,因此即便从高中开始选择个人自学,陈震宇也经由创办「聚起来!Chu Chi Lai!」召集自学生,透过聚会彼此交流、学习与成长。

至於何种学生适合自学?陈震宇认为,对於未来想做的事已有想法的学生,便蛮适合选择这样的方式。吴荣伟也说,他就曾碰过这样的学生,因为想学习制作法国巴洛克时期的宫廷服饰,需要能掌握古法文,於是来到吴荣伟开设的课堂,「这个学生对於自己的目标非常坚定,即便父母都希望他能走传统的教育方式,但都没有办法改变他想选择自学的想法。」

台北的自学资源随处可见

在台北,有许多实体资源是自学利器,例如美术馆或博物馆就是陈震宇推荐的好所在,「一方面这些场馆的资讯量很丰富,再来这些场馆也极适合父母陪伴孩子一同前往,不论是常设展或特展,都有明确的主题性可以学习。」


主要在天母、士林一带开设自学课程的吴荣伟,也会带着学生到附近的国立故宫博物院、国立台湾科学教育馆或是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藉由馆藏设施进行课程,他还特别提及科教馆不只有展览,也提供场地出租服务。


而陈震宇则推荐台北市青少年发展处,「每个楼层都有不同功能,有练团室、视听室、演讲厅等,交通也十分方便。」来此活动,凭学生证还能免费租借场地,因此在自学时期,他与同伴很常在这里举行聚会,也有自学乐团的朋友在这里练团。


此外,台北丰富的自然资源同样是上课的好教材,吴荣伟最常跟学生前往阳明山,行走风柜嘴至擎天岗这条「风擎步道」,步道两旁有许多冷杉,是台北市唯一可见到的高山林相。在吴荣伟跟陈震宇眼中,台北市可供自学的资源随处可见。


陈震宇和吴荣伟皆同意,真正想学会一个技能或获得问题解答的心情,会让一个人在没有学校规范、没有排定课纲的状况下,自动自发地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并且触动学习的热情。即便不是学生身分,但只要跳脱过「学习只能在教室与课堂中发生」的认知,其实自学在日常生活中无所不在,看似不循传统框架的自学教育方式,其实正反应学习的本质,值得教育者和家长参考。

陈震宇与自学生们透过定期聚会,交换自学心得和意见。(图/陈震宇)陈震宇与自学生们透过定期聚会,交换自学心得和意见。(图/陈震宇)

文ー田育志
摄影ーRay Chang、张芝语
图ー吴荣伟、陈震宇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