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音樂讓我們更靠近——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黃韻玲×茄子蛋樂團(台北畫刊109年9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0-09-07

4378

_DSC2410_修3-2音樂來自生活,深入日常的流行音樂又讓它所描繪的一切更顯深刻。流行音樂不僅代表一個世代或族群的縮影,也能產生凝聚群眾的力量,甚至孕生下一輪的音樂創作力。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下稱北流)董事長黃韻玲和去年曾擔任測試展演嘉賓的茄子蛋樂團在北流啟用前夕相見,暢聊台北對他們創作生涯的影響,並分享對北流及未來台北流行音樂面貌的期許。

影響每一個世代的音樂
成長於群星會的年代,當年以創作才女之姿出道的黃韻玲,出身於音樂氣息濃厚的家庭,小時候就喜歡彈自己做的曲子,她回想從前:「小學一、二年級時,爸媽帶我去看了電影《雲飄飄》,這部電影給我的啟發就是我也要設計一個場景,讓別人唱我寫的歌。」自幼便充滿創作欲望的她,音樂養分來自四面八方,而台北音樂表演活動豐富,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觀摩場域。她還記得以前放學後,會到彼時位於中山北路的豪華酒店(現已歇業)看鳳飛飛錄影,「我很喜歡群星會後期的鳳飛飛,她穿褲裝、唱歌很有自己的風格。」

儘管和六年級的黃韻玲有著不同的成長經歷,但對年輕的茄子蛋成員來說,巨星的舞台魅力也對催生他們的音樂夢起著關鍵作用。團員阿斌、阿任和阿德皆於求學時加入熱音社,並在校外音樂節相識進而組團,身為樂團創作核心的阿斌認為,伍佰和宋岳庭的音樂是讓他投入創作的關鍵,而在演唱會現場能近距離接觸偶像的感動,對他是非常大的激勵,「那跟看電視完全不一樣,我們身處在同一個空間,他面對著觀眾唱歌,而這當中有一個是我,這讓人覺得獨一無二。」

流行音樂即是生活
流行音樂的魅力,追根究柢便是串聯一氣、讓每個個體產生共鳴與共感。同為創作型歌手的黃韻玲和茄子蛋,也曾擔心被貼上過於流行、商業化的標籤,但在創作過程中,他們都體悟到要寫出具有廣泛感染力的歌曲,其實一點都不容易。

黃韻玲說:「媽媽曾說我寫的歌都太歡喜,人家想聽的是心酸的歌。藍心湄也曾對著我寫給她的歌說她不想演黃韻玲,可不可以寫一首『給她的歌』?」當時已推出三張專輯的她,終於發現自身的創作盲點,「我完全沒有考慮別人的口氣,就用自己的主觀去寫,要寫一首滿足別人各種狀態的歌,其實很不容易。」

茄子蛋的〈浪流連〉則是創作者的自身體驗,阿斌說:「這首歌是我28 歲時寫的,我在大家庭長大,身邊有很多像〈浪流連〉中所描述的阿伯和阿叔,阿公、阿嬤很好客,大家都會來聊天。那是我想像中的台灣人生活型態,也有我和朋友之間義氣的展現。」由真實生活孵育的曲調歌詞,才有感人的可能性,「那像是幫一個世代發聲,其中有很多人的故事和縮影。那不是旋律而已,就像講出了某個藏在很多人身體裡的碎片,很快地就會產生共鳴。」黃韻玲補充道。

流行音樂本於生活,黃韻玲和茄子蛋都認為台北最迷人的地方,在於它包容了各種生活方式,即便是出門買菜或在路邊攤吃碗麵,都可能成為日後的創意養分。老城新區各自精彩,不同的生活樣貌在此交織互融,不僅能產生新的創作火花,大家也更容易產生共鳴。

而城市中有多元的演出場所,對音樂產業的發展尤其重要。對此,來自外縣市的阿德深有所感:「以前我不知道樂團還可以怎麼發展,除了練習之外,還可以做什麼?後來到了台北,才發現有很多可以表演的地方,在這些舞台,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會有人聽,而且還會有共鳴,有人替你鼓掌。這種創作者與聽眾之間的互動,是非常有趣的,找到樂趣後,自然就有了堅持的動力。」

穿行台北,時時有音樂,處處是舞台。阿斌認為這座城市最令人感到興奮之處,在於他騎著車,就可能在未預期的狀況下,在街頭或各式替代空間遇見精彩的表演。而現在,在如台北小巨蛋這類既有的大型表演場所和小型Live House 之間,又多了北流這樣一個能容納約5,000 人的中大型表演場域,勢必能讓台北的音樂環境更趨完善。
  
_DSC2396_修2-2黃韻玲,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台灣知名音樂詞曲創作者,身兼編曲、影視配樂、唱片製作人、電視與廣播主持人、舞台劇與電視劇演員等多種身分。 _DSC2453 (1)

茄子蛋樂團,2012 年成立,現任團員為阿德、阿斌、阿任(由左至右),曾獲得第29 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最佳新人獎。

傳承累積的音樂能量
「每一個人都有帶給自己影響的人,而這些人並不是第一天站出來就是伍佰或鳳飛飛,他們也經過很多練習。當他的能量俱足,就可以到更大的地方、影響更多的人。北流這個舞台讓我們能夠等待下一個伍佰、培養下一個茄子蛋,可以說這裡就是最靠近未來的地方,你站上這裡之後,下一站可能就是台北小巨蛋,或是世界各地的舞台。」接下北流董事長一職的黃韻玲,以她在音樂圈多年的經驗和觀察,對這個場域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深切的期許。

對演出經驗已十分豐富的茄子蛋而言,在北流演出也重新拉近了他們和台下聽眾的距離,享受台上台下的互動。阿任說:「茄子蛋是從小場地開始,一百、五十或二十個人的場所都演出過,和聽眾沒什麼距離。北流表演廳最前方的站票區可以容納很多人,在這裡表演和聽眾距離近,很接近以前玩音樂的感覺,不會離人很遠。」說到這裡,黃韻玲也深表同意地說:「今年因為疫情,少了很多現場演出,可是現場為什麼還是那麼重要?因為那會產生鼓舞彼此的力量,那股力量是電視或網路演出沒有辦法取代的,而北流就是個能讓所有想法和資源匯集的地方。」

除了大小適中的表演廳,北流還有音樂教室、練團室和錄音工作室等不同空間,也讓這個培育下一代音樂人的搖籃更形完善。一路走來深有所感的阿德說:「在還沒有太多聽眾的時候,茄子蛋是一群只會做音樂的人,因此很能夠體會什麼都不了解卻很想進入這個領域的心情,想找練團室、需要錄音,卻不知道該問誰,現在這邊就有官方資源,還有豐富的館藏和資料,真的是很好的起點。」

黃韻玲強調,北流未來將集結許多不同類型的音樂人,期待透過腦力激盪和意見交流,讓台灣的流行音樂走得更寬更遠,「韓國中學的音樂課本就有鋼琴與吉他和弦的介紹,琴譜裡還有披頭四的歌,這表示流行音樂教育在他們的國、高中就已普及,我們要如何加快腳步?北流也許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讓流行音樂裡的元素變成大家共通的語言。」

表演廳、文化館與產業區,望向北流各具特色的三棟建物,各占一方又面向中心,在獨立發展和縱橫整合的維度之上,拉出了全新的高度,依憑著這綜覽全局的恢宏氣勢,台灣的流行音樂也將有令人期待的新面貌。
 
b67bc17e-871e-4297-bcee-539fce7f073d 5c2cd188-df68-47ab-b639-3700d2b29d2e
可容納5,000 人的北流表演廳,無論空間設計或設備皆具國際水準。( 圖/台北市工務局新建工程處)


文ー林佳蕙
攝影ー顏涵正
圖ー台北市工務局新建工程處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